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古代人用喝酒的器具叫什么?

  声闻酒:何事文星与酒星,一时钟在李先生。高吟大醉三千百,留着人间伴月明。何年饮着声闻酒,直到如今酒未醒。

  1.觥(gong):酒器,盖作兽头形。《诗经周南卷耳》:“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2、觥筹:酒杯和酒筹。酒筹用以计算饮酒的数量。欧阳修《醉翁亭记》中:“射者中,羿者胜,~~交错,起坐而喧哗者,众宾欢也。”

  3、?罍(lei):同“罍”盛酒的器皿,形状像壶。《诗经周南卷耳》:“我姑酌彼金~,维以不永怙。”《礼记礼器》:“庙堂之上,~尊在阼。”(阼:古代东面的台阶,迎客宾处)

  4、尊:古代酒器(同樽)。《管子中匡》:“公执爵,夫人执~,觞三行管子趋出。”元稹《有酒》诗:“有酒有酒香满尊,居宁不饮开君颜?”

  5、樽:酒杯。杜甫《客至》:“盘飧市远无兼味,~酒家贫只旧醅(pei:没过滤的酒)。”李白诗:“金樽清酒斗十千。”

  6、觞(shang):酒杯。《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起行酒,至武安武安膝席曰:不能满觞。”颜延之《陶徵士诔》:“念昔宴私,举~相海。”

  9、斗:盛酒器物,也叫羹斗,有柄。《诗经大雅行苇》:“酌以大斗,以祈黄?(黄?:gou长寿。指老人。”《史记项羽本纪》:“玉斗一双,再拜奉大将军足下。”..

  10、酌(zhuo):酒杯,酒。《楚辞招魂》:“华~既陈,有琼浆些。”《始得西山宴游记》:引觞满酌,颓然就醉。

  11、爵:古代酒器。《诗经小雅宾之初筵》:“酌彼康~,以奏尔时。”

  12、白:古时罚酒用的酒杯。刘向《说苑善说》:“魏文侯与大夫饮酒,使公乘不仁为觞政曰:“饮不?者,浮以为大白。”(?:jiao把杯中酒喝干。浮:罚)

  13、角(jue):酒器。形状像爵,上口无两柱。《礼记礼器》:“宗庙之祭,尊者举觯,卑者举~。”

  14、觯(zhi):一种盛酒的器皿,似尊而小。《礼记礼器》:“尊者举~,卑者举角。”

  15、壶:古代一种盛粮食或酒浆的器皿。李白《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16、杯杓(shao):饮酒用的器皿。也指饮酒。《史记项羽本纪》:“张良人谢,曰:沛公不胜~~,不能辞。”

  17、觚(gu):古代一种盛酒的器具。长身细腰,口部呈大喇叭形,底部呈小喇叭形。盛行于商代和西周初期。《论语雍也》:“~不~,~哉!~哉!”《论衡语增》:“传语曰:文王饮酒千钟,孔子百~。”又如“一觚浊酒喜相逢”。

  18、杯:现代仍然广为使用的盛羹、水、酒、饮料等的器皿。杜甫《九日五首》诗之一:“重阳独酌~中酒,抱病起登江上台。”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中国的饮酒活动经历了先秦时期的漫长发展,到秦汉时期得到了政府在制度方面的重视。秦汉时期,中国出现了“酒政文化”,统治者屡次提出禁酒,以减少粮食消耗,维持统治秩序,但酒最终未能禁止,反而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这一时期,人们对酒的认识进一步加深,酒的用途广泛扩大,调和人伦、献谀神灵和祭祀祖先成为是酒文化的基本功能。两汉时期,饮酒逐渐与各种节日联系起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饮酒日。酒文化中“礼”的色彩愈来愈浓,酒礼更加严格,至东汉末年,酒文化中“以乐为本”的精神内核也渐渐转向“以悲为怀”。

  三国时期,酒风更盛,人们嗜酒如命,劝酒之风和饮酒手段也非常激烈。魏晋南北朝时期,酒禁大开,民间酿酒获得许可,因此,私人自酿自饮的现象变得相当普遍,酒业市场十分兴盛,国家开始征收酒税,并成为重要的财政收入之一。这一时期,名士饮酒的风气极盛,借助饮酒,人们抒发着对人生的感悟、对社会的忧思、对历史的感慨,通过“曲水流觞”这一文化活动,酒的文化内涵也随之扩展。

  

  唐宋时期,繁荣的诗词创作对酒文化起到了促进作用,出现了辉煌的“酒章文化”,酒与诗词、音乐、书法、绘画等相融相兴、相辅相成。酒激发了诗人的诗兴,内化在其诗作里,酒便从物质层面上升到精神层面。这一时期,酒肆日益增多、酒令日益风行,酒文化已然融入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唐人崇尚“美酒盛以贵器”,反映了唐王朝社会经济的高度发展,此外,当时的人们多在饭后饮酒,既不易醉,又能借酒获得更多的乐趣。

  宋代酒文化是唐代酒文化的延续和发展,这一时期的酒文化比唐代的酒文化更丰富、更接近当代的酒文化,酒业繁盛、酒店遍布,各家酒店还强调自身独特的文化性格。金代,北方民族的豪饮之风在民间流行开来,元代则将金代出现的烧锅酒发展为烧酒(阿剌吉酒)。

  明清以后,酒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的饮品。一方面,地域文化的形成催生了“酒域文化”的产生;另一方面,人们还形成了在不同时节饮用不同酒的习惯,如元旦饮椒柏酒、正月十五饮填仓酒、端午饮菖蒲酒、中秋饮桂花酒、重阳饮菊花酒等。清代有“酒品之乡,京师为最”之说,当时,京城的达官显贵崇尚黄酒,中下层百姓则多喜欢价廉味重的烧酒。此外,饮酒时行酒令被推向一个新的高峰,人物、花草鱼虫、诗词歌赋、戏曲小说、时令风俗无不入令,且雅令众多,酒文化从高雅的殿堂走向了通俗的民间,从名人雅士普及到市井百姓,普通的饮酒提升为讲酒品、崇饮器、行酒令、懂饮道的境界。

  这些酒器在陕西历史博物馆里并非是单独作为一个系列陈列的,陕西历史博物馆推出的《中国历史密码——走进陕西历史博物馆》一书,通过文物相关内容后附上的二维码,向读者讲解了更多文物背后故事和中国酒文化发展的内容,读者通过手机扫码后,直接可以看到相关资料,不仅能对馆藏文物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也能对文物背后的相关历史文化发展过程有一个直观、系统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