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人活着时有酒就应当饮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意思是人活着时有酒就应当饮,有福就应该享。人死之后,儿女们到坟前祭祀的酒哪有一滴流到过阴间呢?

  清明这一天,南山北山到处都是忙于上坟祭扫的人群。焚烧的纸灰像白色的蝴蝶到处飞舞,凄惨地哭泣,如同杜鹃鸟哀啼时要吐出血来一般。

  黄昏时,静寂的坟场一片荒凉,独有狐狸躺在坟上睡觉,夜晚,上坟归来的儿女们在灯前欢声笑语。因此,人活着时有酒就应当饮,有福就应该享。人死之后,儿女们到坟前祭祀的酒哪有一滴流到过阴间呢?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首联两句是远景,一句写物景,一句写人景。

  “南北”是虚指,意即四面八方。诗人说这句话时无限悲凉的口吻是:“(你看啊!)四面八方的山头上竟然有这么多的墓田,(那些可都是死去的人啊!)。”

  下面人景也就顺理成章了,墓地多,自然来祭扫的人也就多了:“清明祭扫各纷然”。“各”指每家祭扫每家的毫不相干,“纷然”则指人数众多。何以“各人自扫门前雪”,就是已经痛苦难过到了极致,以致习惯成自然,各自心知肚明,无需多言。

  颔联两句:“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就是说冥纸成灰,灰飞漫天,好似白色的蝴蝶;相思成泪,泪滴成血,仿佛红色的杜鹃。蝴蝶是沟通阴阳二界的使者,冥纸当然就是起到这样的作用;同样的,相思要怎么样来表达才最恳切。

  颈联承接上句,依照时间发展续写诗人的所见所想:“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出句是虚景,一天的祭扫结束了,日薄西山,人人各自归家,但“我”知道,只有一种动物是不会离开的,那便是狐狸,它们始终对同伴、对“家庭”忠诚无二,即使死了,也要将头对准丘穴的方向。

  反差更强烈的还在后头:晚上回到家来,看到孩子们在灯前玩闹嬉戏,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心酸,怎么会知道生离死别的痛苦?但这些孩子都还那样弱小,是那么天真无邪,可是终归要长大,终归要衰老,终归也要死去,这是天命所在,是多么得令人遗憾,令人神伤,正好与首联提到的诗人厌倦死亡的思想相照应。

  尾联表达诗人自己的态度:“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是比较易见的文人士大夫的心理常态,就是及时行乐。

  展开全部由人的死想到应该及时行乐,活着时吃到的才是真实的, 死以后的祭奠,

  这首写清明的诗,以别具一格的讽刺手法,透过生活的表面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封建宗法关系及礼教的虚伪性。前两联用夸张的描写,渲染坟前祭扫的热闹、隆重和悲痛的气氛,正是为了反衬后两联所揭示的冷酷现实:白天,热闹的场面结束了,坟地里死一般的荒凉和恐怖,只有狐狸出入安眠;而在家里,孩子们在灯前嬉笑,早已把长眠地下的亲人,忘得干干净净。由于这个真实的对比揭露得这样无情而尖锐,所以作者在尾联发出的感慨,也就十分自然了。诗以浅白的语言揭露世情的虚伪,给人很深印象。

  展开全部一滴何曾到九泉:九泉犹如深渊,黄泉.[释义]何尝曾经听说有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