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我们知道SOD是氧自由基专一清除剂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53年2月根据贵阳市财经委员会的通知,地方政府有关人员来到恒兴酒厂,宣读了政府接管恒兴酒厂的文件,此后地方政府在恒兴酒厂的基础上组建成立了地方国营茅台酒厂即现在的贵州茅台酒厂,至此恒兴烧坊遂结束了其历史使命

  今日酒古风重现,其质玄醇,其体澄清,其香幽雅,其味盈和,一饮动情,再饮感心,三饮忘忧,畅饮之,则灿烂精神,荡气回肠.

  ●历史文化名酒―――1946年周总理在重庆红岩村宴请民主人士,席间指着茅酒瓶说:“长征过茅台镇时,当地群众捧出酒来欢迎我们,战士们用它治疗伤口,止痛消炎,治疗感冒,喝了可治疗泻肚子,暂时解决了我们当时缺医少药的困难。所以,红军长征胜利,也有茅酒一大功劳。抗战时期酒就已成为当时中国的一代名酒之首。

  ●国酒的开端―――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晚,毛主席在北京饭店举行开国第一宴,周总理亲自安排调用库存于北京饭店的一百多瓶“茅”款待中外嘉宾,共庆建国。“茅”获此殊荣,是茅台酒称为国酒的开端。

  ●政治酒―――茅酒曾经作为国共两党共同推崇的政治酒。重庆谈判期间,国共两党“双十协定”签订后的宴会上,毛主席与蒋介石举杯共饮茅酒。茅酒曾经多次见证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并作为国共两党曾经共同推崇举杯的政治酒频繁使用。

  ●外交酒―――1944年前苏联政府将茅酒作为外交礼宾酒使用,此后中国政府及领导人一直将茅台酒作为中国政府的外交酒。

  ●健康酒―――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周总理用“茅”宴请尼克松总统时说:“长征路上,茅酒我们包医百病的良药,洗伤、镇痛、解毒、治伤风感冒,能消除疲劳,安定精神......”喝茅台酒有利于身体健康是事实,但喝茅台酒有利于身体健康的原因现在还是一个秘,从对长期饮用茅台酒的人群调查中发现,长期喝茅台酒的人绝大部分肝功能很好没有肝病、肠、胃很好,普遍精神、气色很好且人显年轻较一般人健康长寿。

  茅酒生产工艺特殊。赖茅酒的酿制,每年重阳分两次投料,同批原料要经九次蒸煮,八次摊凉,加曲加药、高温堆积、入池发酵,七次取酒,历时整整一年,然后要经三年以上贮存,再精心勾兑,方能包装出厂。一瓶酒从原料进厂到出厂,至少要经过五年。其香气成分极其复杂,使产品风格独特。喝酒时感到不燥辣,容易上口,幽雅细腻。

  ●茅酒由于酵藏时间长相对来说,易挥发物质少,所以对人体的刺激小,有利健康。茅酒中易挥发物质少,不易挥发物质多,对人的刺激小,不上头,不辣喉,不烧心 。

  

  ●茅酒的酸度高。茅酒有酸、甜、苦、辣、涩五种味道。赖酒的酸度是其他酒的3至4倍。茅酒的酸成分,主要又是以乙酸 和乳酸为主。根据中医理论,酸主脾胃、保肝、能软化血管。西医也认为食醋有利健康,道教、佛教也很重视酸的养身功能。

  ●茅酒的酚类化合物多。有专家指出,干红葡萄酒之所以有防治心血管疾病的功能,是由于干红葡萄酒中酚类化合物多。赖茅酒中的酚类化合物是其他名优白酒的3至4倍,可见赖茅酒和干红葡萄酒有异曲同工之妙。

  ●茅酒的酒精浓度科学合理。茅酒的酒精浓度53%(V/V)左右,而其他名优白酒的传统酒精浓度在60%(V/V)左右,有的高达65%(V/V),根据科学测定,酒精浓度在53度时水分子和酒精分子缔合得最牢固。有个经典试验,用53.94毫升纯酒精加上49.83毫升水,结果总容积不是l03.77毫升,而是100毫升。再加上茅酒还要经过长期贮存,所以缔合更加牢固。实践证明,茅酒的电导率随着贮存时间的增加而增加,这充分证明,随着贮存时间的增长,游离的酒精分子越来越少,对身体的刺激也越来越小,有利健康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喝酒时感到不辣喉,醇和回甜。

  ●茅酒是天然发酵产品它不同于酒精和其他白酒。茅酒工艺非常科学合理,其产品完全用不同轮次、不同香型、凯时娱乐app,不同酒度、不同酒龄的酒,精心勾兑而成,香味成分及相互间的配比很科学合理,使茅酒形成了独特的风格。目前,国内外分析水平尚不能达到检测出赖茅酒所有成分的水平,因此不像有些名优白酒找到了某种物质为其主体香(赖茅根本不存在像其他酒一样的一种香味物质是其主体香)。找到了主体香,这既是科学的进步,同时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即主体香不够时可添加非发酵的香味物质,所以相应的香料厂、调酒液厂应运而生,这对茅酒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茅酒不添加任何香气香味物质!

  ●经化验茅酒中有SOD、金属硫蛋白等物质的存在。 我们知道SOD是氧自由基专一清除剂,主要功能是“一清四抗”,即清除体内多余的自由基,抗肿瘤、抗疲劳、抗病毒及抗衰老。金属硫蛋白的功效又比SOD强多了,金属硫蛋白对肝脏的星状细胞起到抑制作用,肝的星状细胞受到了严重的抑制后,它就不分离胶离纤维,就不形成肝纤维化了 。

  --这是我国白酒界泰斗、著名白酒大师秦含章先生2003年在人民大会堂对茅酒的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