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就是把白酒变成了一个文化遗产封存起来

  原标题:奇葩说席瑞:不要将酒文化封藏博物馆,链接生活才能走近年轻人 丨酒文化访谈

  5月9日,由搜狐网主办的首届中国酒业品牌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奇葩说辩手、古文爱好者席瑞作为唯一一位“90后”演讲嘉宾,接受了搜狐酒业的专访。

  席瑞从文化的角度探讨了白酒的“年轻化”,传统的白酒文化从诞生开始,代表着严肃、庄重。90后生长的文化土壤是互联网时代的语境,更强调个体化、个性化、平等化、娱乐化的原则。

  席瑞,曾代表四川大学赴悉尼、台湾、北京等地参加国际、国内辩论赛,由于参加奇葩说第五季节目录制,在辩论赛中表现出温文尔雅、得体大方的书生气质而爆红。席瑞在奇葩说也有着不俗表现,更在开杠环节胜过奇葩说的老辩手陈铭。席瑞凭借自身的古典气质和逐渐提升的论辩技巧赢得了年轻观众的喜爱。

  在他看来,白酒的现代化实际是白酒文化的现代化,白酒要想获得年轻人的喜爱,不是将其封藏在博物馆让年轻人看,而是从文化上年轻化,真正走进年轻人的生活中去。

  读的时候你总会发现一个问题,中国古代的文人很喜欢酒,总要喝酒。酒文化其实跟文学艺术关联很大,甚至跟民俗、民间文化也完全脱不了关系。酒就是灵感的来源或者是刺激物。酒本身就是个入迷的状态,那时候自己也喝酒,你就会发现为什么文学艺术就是用酒来做呈现,因为需要一个入迷的状态,你自己得首先有那个状态,才能够创作出让别人入迷的东西来。

  酒文化其实跟中国人的内在文化心理基本上是切合的,那个状态在西方叫酒神精神。酒神其实就是发掘一个人的非理性的、无意识的状态,只有把这个状态真正深入到挖掘,文学是什么,一定是最后能够挖掘到人的深层心灵里面去的。

  席瑞:做文化的现代性研究,就是讲传统文化怎么向现代文化过渡。酒文化也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在我看来传统酒文化,尤其是白酒文化,跟现代人的精神或者说生活相匹配,才可能进入到现代人的市场当中去。

  搜狐酒业:和文化的现代性类似,您认为白酒在发扬现代性中存在有什么问题吗?

  席瑞:我们会发现一个问题,就是90后和00后对白酒表现出不适应性。我经常听到一个观点,说之所以现在年轻人不喝白酒,这不是个问题,他到了年龄大一点他就会品尝白酒,好像这个品位就是人的生理发展规律一样。

  我个人不这么看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文化问题。因为白酒所承担的文化,和90后现在生长起来的文化是两种文化语境。

  传统的白酒文化,它从诞生开始,其实是非常严肃的。古代最早酒用于祭祀等一些非常严肃性、有仪式性的场合。所以你看当我们的长辈在喝白酒的时候,他负担起非常浓厚的交际色彩,或者是在一些庄重的场合,甚至在白酒里面有非常强的一些等级观念等。

  但是90后生长的文化土壤是一个互联网时代的语境,它更强调的是个体化、个性化、平等、娱乐化的原则。也就是我喝这个酒,我可能不需要了解这个酒背后的浓度、精确的酿造过程,但我要你直接刺激我的味蕾,爽了就好。然后它强调游戏的原则,所以我去喝洋酒,强调混合、游戏,这个和这个一混,这个和那个一混,看能混到什么程度。但是白酒不是,白酒讲究纯正。

  包括酒文化在内,其实传统文化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传统文化在我们生活当中的缺席,走不到生活当中。按照传统酒业的思路,反复讲酒的历史、文化底蕴有多深厚,但是如果你不和现代生活做一个连接,永远都会发现我们在博物馆看酒。什么叫博物馆看酒,就是把白酒变成了一个文化遗产封存起来,无论再去怎么讲述白酒故事或者展现白酒的酿造过程,给我的感觉都是我去博物馆吸收了一种已经衰微的文化。当一个文化被保存在博物馆里面的时候,事实上和我们的生活就不发生联系了,你就只是在观看文化和学习知识而已,这样就不可能打开市场。所以最后要做到的就是如何和现代文化做连接,让它进入到生活当中,只有生活当中可用,才可能把这个文化转型做成功。

  现代人绝对不是不喝酒,从古到今人不可能不喝酒。从基酒的成分来讲,我也不相信一定是口味的差异,突然我们就变成了一个口味不适应白酒的人。关键在于如果还负担那么重的文化负担和严肃感,就和我们的生活很遥远。

  搜狐酒业:一些老字号和新品牌都做了许多创新尝试,比如茅台尝试开发鸡尾酒基酒,江小白切入社交情境等。你觉得这些创新尝试有哪些优缺点?

  本次中国国际名酒文化节将邀请国际知名组织、品牌、企业、团队,如国际慢食协会、美国酒类工业协会组织参展,并拟邀政府领导、外国前政要、国内外行业领袖出席活动,让本次盛会国际范更浓,影响更广。同时,本次节会期间,宜宾将与国际慢食协会等国际组织开展全球合作,在四川理工学院白酒学院建设教学基地,产学研互动,助推产业发展。

  席瑞:江小白它有一个地方做的比较好,就是它和时尚文化开始做了一个结合,我觉得大概率就是一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它植入了《欢乐颂》。而且江小白小瓶化设计,给人很强的视觉轻盈感,不像原来的白酒一拿出来一瓶,很厚重,所以它很适合年轻人的现代交际使用场合。

  但是我个人觉得江小白有一个短板,就是它的文化内核到底是什么?它有没有能够打出一个有独立性的品牌内核,我觉得江小白在这一块做的还有点欠缺。据我所知,好像江小白有一个是伏特加口味。如果它是仿伏特加口味,我就很疑惑,那我为什么不直接选择喝伏特加?所以它到底要在产品设计上有什么样的优势和突出点,这很值得玩味。

  搜狐酒业:除了品牌创新以外,您觉得白酒是否在口感上也需要一些创新,才会真的受到年轻人的欢迎?

  席瑞:对,其实它的口感也跟文化有联系。如果说原来的白酒的酿造都是以高粱为主,那现在你敢不敢用同样的方法酿造一些果酒出来?其实我觉得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在于过于强调了传统文化有几千年的内核,不可以改变,它有多深厚,其实反而不利于它的创新和变革,反而会限制我们对于白酒的想像力。

  口感的问题我认为就是原材料的问题。不一定非要强调时间性和酿造的材料有多好。现在我看到白酒引以为傲的一般都是它的历史积淀,或者酿造的时间有多长,如果本着这个思路往下去,它的口感就不太可能会变化,因为有一个绝对的口感标准,就是用这一种原料,酿造的时间越长,或者这个酿法越好,口感就应该是越好的,但这很显然不符合年轻人对于多元化的口感的审美。

  在质料方面,比如说我觉得有三种质料,第一种是酒本身酿造的原料,能不能排除高粱以外,有其他的一些更多的质料吸入进来,比如我已经看到有什么菊花酒、柿子酒,你不用过于去强调高粱这个问题。第二个就是可不可以在水上面进行一项创新,在酿造的过程中能不能加入更多的口味和一些水质的问题。第三个就是酒曲方面的问题,可能涉及到某一些专业性的科技领域的问题。但我觉得你如果能够把绝对口感标准的思维打破掉,才可能会有多元化的收获。

  2019年5月9日,搜狐酒业联合文史学者纪连海、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等文化学者、跨界嘉宾,共同开启年度重磅系列活动——“中国酒业文化探香之旅”。席瑞作为“探香之旅”嘉宾团成员,出席启动仪式。

  搜狐将充分发挥“媒体+平台”的优势,组成专业团队深入走访酒区一线,寻找中国酒文化中的闪光点与向心力,助力酒业文化的传播和发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