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拿出各自的真性情

  如若你到我的家乡陕北,如若你是男人,如若你是久违,你是第一次,你是被邀的客人。当天的午后,或者晚上,你会被一群人簇拥着,作为座上客,坐在你的友人为你设置的有酒有肉的接风宴席上。

  簇拥者除了东道主,有你的故人,肯定是你非常对味的人;有东道主的有友人,非常捧东道主的场,顺着东道主的心,一心一意围绕着你。总之,坐在桌子上的人,一切来头都是为了东道主的客人,主随客便。他们是舍了时间,舍了工作,舍了家人,而为他的友人捧场,为着远道而来的你。在酒桌上,不论辈分,你是客,你坐主位,大家依次排列。东道主早已绸缪,按照他所能了解的你的概况和他的能力范围备好了饭菜酒水。都摆上来了,他站起来,做一圈介绍,这位那位,这里那里,这好那好,握手,问候,一阵仪式化的见面,每个人都爽朗地笑着,你如沐春风,如至如归。

  酒宴开始,大家不客气,都满上。东道主先举杯,敬远方的客人,大家共饮三杯。开始动筷子,夹饭菜。少倾,东道主再次缓缓站起来,敬客人酒,客人喝上三杯,他自饮三杯。三,也是陕北人的圆满数,三杯足够真诚,三杯足够情谊,三杯也足够量次。缓缓地,顺着方向,一个友人接着一个友人地走起,依循一样的规矩向客人敬上酒水。

  不是海量,就不用海杯,酒店备有各量次的酒杯,杏核大的酒杯三十杯不过三两。喝酒营造一样氛围,推杯换盏,三五个来回,脸就熟了,话也说顺溜了。陕北男子嘴是木讷的,内心也是半关闭着的,不喝一点酒,面对生巴巴的人,心中纵有万千情怀,嘴上简直连个热乎词都说不来。只一圈儿喝圆了,大家你来我往地再说话,便似敞开了心扉,人、酒、话,渐入佳境。

  邻座、对座、如若话接上了头,有缘,随即倒上一杯,两人对碰,一饮而尽,表达有缘相识。陕北酒场上有句老话:酒品即人品。在这样的时候,陕北男人的英雄气、狭义气、豪迈气显山露水。对于刚刚结识的朋友,拍着胸脯,说出一些豪言壮语,某句话说到了心坎上,再次站起来,一边和你碰着酒,一边做出承诺,不乏有些吹大牛的成分,但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要他说出来,就收不回,他会在往后的日子里,竭尽全力为你操办。或者,两个人太对味了,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感,碰一杯两杯根本不过瘾,干脆就单挑。加上了一些玩法:比如猜拳、比如掷骰子;加上一个中间评判,讲了三局五局,讲定了一局三杯五倍;输者喝,嬴者不喝,输赢可以交杯,叫和一个。这单挑也有进一步试探彼此的酒量、进一步测试彼此的品行的意味;也有夹杂了角斗士一样的豪勇,都拿出了男人内心的一股子狂蛮、斗志,情形愈加热烈。这样的喝也叫加深印象,叫酒逢知己。往后不管时光流逝多少,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喝过一回烧酒,忽然碰在了一起,需要协助。彼此便会意地哈哈一笑:我们在一个桌子上喝过烧酒,老朋友了。酒,像了一条船,肚子载了酒,就是上了船,就可以和舟共济。

  单碰或单挑是一种零星的战役,凝聚了个别情感;凝聚了一桌子人情感的,是打庄,以酒打通庄。上庄者可以不拘,可以变换。东道主先上,主客先上,谁的战斗力正盛谁先上。期间,先选定了酒官,酒官掌控了全局,使全局保持快乐、顺心、节制为主旨。立下规矩,掷骰子、耍纸牌、猜拳,任意选;定局、定酒,一局是三杯或五杯,或者有海量者,可以加倍,彼此讲定也可以,只要在大家基本认可的范围里。上庄者必须得是饮酒者,如果庄家不饮,最好免上。凡坐在桌子的客,都得应庄家的庄。双方输赢的酒,自饮最好,不胜酒力者,可以请代。这样一个一个,每人过庄,一桌子的客人,齐齐地过上一圈,庄打圆了,大家更像一帮子兄弟了。酒像一股清溪,一条锁链,浸漫过每一个人的嘴唇,联结起每一个人的内心。陕北男人,身子骨被酒一烫,就更像了陕北汉子。

  榆林市,尤其靠近长城脚下的定边县、靖边县、横山县、榆林市神木县,保留了更多的中原草原融汇文化,男人们聚在一起喝酒,兴唱酒曲,一边唱,一边喝。一桌子饮酒者,自共同的文明土壤里滋养成长,是一桌子机敏人,一桌子文化人。在什么场唱什么曲,见什么人编什么词,见山唱山,见水唱水,见物唱物,见人唱人。见人唱人好,喝酒唱酒美,吃菜唱菜香。唱曲编词谨遵长幼不乱序,尊卑不乱位,男女不失礼。酒曲词顺音谐,信达雅,妙语连珠,诙谐逗趣,意味深长;唱着有心,听着着意,斟者诚心,饮者舒意。酒曲曲调非常简单,可以是信天游曲、爬山调、流水调、地方小调。

  敬酒时,敬者唱:“对面山,对面水,对面的好汉你过来!你用碗,我用瓢,扳倒老牛喝死狗,喝得黄风没了头,喝得黄河断了流。”

  饮者回:“烧酒本是糜子水,先软胳膊后软腿,酒坏君子水坏路,神仙出不了酒的毒。”

  如果对着一位女客人,可编唱:“一道道畦来一道道葱,咱二人来决分水岭;你喝烧酒来我夹菜,好日子你我共开怀。”

  如果对女士,男士可夸女士:“一爱你伶俐二爱你怪,三爱你说话有口才,四爱你又穿一对红毛鞋,五爱你走路软格摆摆,红嘴唇唇白脸脸,烧酒一喝人人爱。”

  让酒时,让者唱:“一来我人年轻,二来我初出门,三来我人生认不得一个人。好像孤雁落在了凤凰群,展不开翅膀放不开身。叫亲朋,多担承,我们年轻人初出这一回门。”

  让酒者还唱:“房子高来房檐底,房檐底下鸽子飞,有心飞个二三里,翅膀软得飞不起。”

  另一方答:“四方城里有庙堂,九道柱子十八道梁,皇帝老儿上面坐,孔夫子下面念文章。”

  一方又问:“什么上来一点红?什么上来像弯弓?什么上来成双对?什么上来黑洞洞?”

  另一方又答:“太阳上来一点红,月亮上来像弯弓,星星上来成双对,云彩上来黑洞洞。”

  如果对着女士,更可以调侃:“樱桃小口一点红,柳叶弯眉像弯弓;咱俩结成一对对,洞房关门黑洞洞。”

  一个回合接着一个回合,一方再问:“韩信登台拜封候,武松杀嫂报兄仇;孟姜女哭断长城路,张生莺莺闹春秋。”

  一方再答:“人吃五谷与杂粮,酸甜苦辣个个尝;喜怒哀乐四个字,你喝烧酒好商量。”

  正在兴头上,音和了一根弦。一方紧锣密鼓:“梧桐树上挂丝条,两国交战不用刀;圣人走遍天下路,自古山高水也高。”

  一方也密鼓紧锣:“人有才学不用装,肚子里边有文章;琴棋书画我解下,你喝烧酒不冤枉。”

  紧接着,更有趣儿的流水调来了,一方问:“什么有嘴不说话?什么无嘴叫喳喳?什么有腿不走路?什么无腿转天涯?什么花开路旁站?什么花开不见面?什么垒窝半崖崖?什么垒窝土中埋?什么垒窝一把把柴?什么垒窝进家来?”

  回者早已胸绘丘壑,顺溜回来:“你的问题难不倒咱,听我给你来回答:茶壶有嘴不说话,铜锣无嘴叫喳喳,桌子有腿不走路,票子无腿转天涯,马兰开花路旁站,苍苗开花不见面,黑老聒垒窝半崖崖,田公鸡垒窝土中埋,喜鹊垒窝一把把柴,燕子垒窝进家来。问题答得没麻达,酒杯端起这就放不下。”

  唱酒曲也是西北酒文化的重要特征部分。唱着酒曲喝不醉,酒不醉人曲自醉。一群老陕北,围拢一桌,在一片饭菜醇酽里,在一片欢歌笑语中,酒酣耳热之际,把自个的私欲扔春秋不变、水旱不知的深山,御酒而行,飘然会同了北海若,转往了藐射姑之山,慷陕北汉子一肚子豪爽之慨。

  陕北男人喝酒,说:醉了好。这样的醉,可以是浅醉,可以是沈醉,是最情境处进入一种恍惚,一种热烈,沉浸于一种恍恍惚惚、热热烈烈的氛围中,拿出各自的真性情,以心对心。醉了,是喝到了位,东道主真心的款待,客人们真心承应,酒品获得了释放,主客两面很合拍,很对味,不管喝多喝少,酒瞬间便喝到心里去了。醉了,才显真英雄,陕北男人有亘古的英雄情结,喝酒要爽快,说喝就喝,一饮而尽,杯杯见底,酒杯倒置,没有一滴滴下来。有规矩挡着,说:滴滴罚一,流流罚三,杯杯喝得尽,天下皆是情。醉了最好,醉了,该说的都说出来了,该想的都想到了,余下来,就脚踏实地地一一践行。

  陕北人尚酒,爱喝酒,凡事以酒为仪式。祝庆红白宴席喝快酒,待客谈事交友喝慢酒,日常家常闲着喝闲酒。酒为宴的主旨:是情,是义。

  声明:我们尊重原创并注明来源,本文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