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卓雅君的丈夫因为醉酒开车出了车祸离世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6日 12:19进入复兴论坛来源:北京晚报手机看视频

  不幸的是,卓雅君的婚姻生活仅仅浪漫了十年,她的司马光明就因醉驾出车祸离世,给她留下满心的酸楚和悲痛,外加一百二十万元的实体债务。

  她想到过追随老公而去,但女儿尚在上小学,已经退休的公婆需要慰藉,只自己超脱而不顾亲人们的感受,未免有点太自私。

  两个月的调整期过后,卓雅君终于战胜自我,决定告别黑暗心理,向阳光状靠拢。她要开家小酒馆,为了生存为了还债,也为了圆自己当卓文君的梦。

  因为她打算在开小酒馆前,先替老公还债,至少把所欠的债的大数抹平。余下的零头,相当于四五个县处级干部一年的工资,她需要一点点地偿还。债都没还清,卓雅君无法筹钱开酒馆。

  老公司马光明有个小记账本,外欠数目记得清清楚楚,哪天借谁的借了多少,都按时间顺序排列下来。假如没这个黑色本子,卓雅君就会眼界清爽,具有少管老公闲事的理由,但黑色本摊在面前碍眼,心里染成一片黑暗。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夫债妻还,似乎缺乏道德层面的约束。即使她赖账,债权人也没啥脾气,她一句不知情便可扬长而去,但她决不能让老公背着骂名闯阴间,深陷十八层地狱难以超脱。娇弱的女子肩挑道义,卓雅君义无反顾地接过黑色账本,走上为老公还债的曲折路。

  卓雅君的丈夫因为醉酒开车出了车祸离世,给她留下了巨额的外债。为了替丈夫还债以及圆一个“当垆卖酒”的梦想,于是借钱开了小酒馆。围绕着这个小酒馆,上演了各种各样的闹剧,于是酒文化与酒人酒事的故事在这里频繁上演。

  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诸如“无酒不成席”、“酒逢知己千杯少”,等等,可谓博大精深。近些年,随着酒文化的不断衍生、丰富,扭曲的酒场文化已蔚成风气,常常让深入此局者身不由己。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排斥酒场,缘自他们只片面地看到了酒场的不正之风,没看到酒场也是文化,也需要传承。

  作者木空常年在机关工作,深谙酒场不良习气,也为酒场文化的扭曲而叹息。他反对将此书划类到官场书,自己只是在写酒文化,想告诉大家怎么喝好酒,及如何在酒场正常地沟通。他希望读者能从正面去理解酒场及他的小说。

  《小酒馆》刻意忽略了故事发生的地点,也许是怕人对号入座,虽然书中涉及的地域文化特征已经露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