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江小白重庆江津酒厂的大耳刮子来了

  4月3日晚间,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突然在官网发布声明,称“江小白”这个儿是他们生的,名字也是江津酒厂取的,这与此前江小白公司声称完全拥有“江小白”商标的说法截然相反。

  2010年开始,我司一直想开发一款适合80后、90后年轻消费群体的时尚产品,2011年初我司副总经理周强在成都市场及省外市场开拓新消费渠道,了解到成都许多消费者都爱喝“几江牌”江津白酒,并一直简称几江牌江津白酒为“江白”,受此启发,便提出开发一款小酒并取名为“江小白”。此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陶石泉一直在与我司沟通江小白酒产品的经销代理合作事宜,2011年12月19日以及2011年12月21日,我司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陶石泉往来邮件(经公证)说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为我司江小白酒产品包装提出设计方案,并让我司确定,同时提及经销代理相关内容。

  点评:看好了,我们先出了产品,并取了名字,就叫“江小白”。陶石泉不过是帮我们设计了包装,并提出要做代理。

  2012年2月20日,我司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正式确立“江小白”酒产品的经销代理关系,并签署合同,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作为我司经销商,负责江小白酒产品的销售。

  2012年3月我司江小白酒产品参加全国糖酒会,重庆市电视台、华西都市报、重庆晚报、重庆晨报、中国好酒招商网等各大媒体 、期刊予以报道,内容为: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重磅推出时尚新品45度小瓶白酒“我是江小白”,江津老白干变成“江小白”。

  点评:这么多媒体作证啊,白纸黑字可查的啊,江津老白干就是江小白,凭什么抢我的东西,你说!

  我司自2013年1月开始至今,一直在酒商品上对江小白品牌进行维权,直至2018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终审判决。至今近7年的维权之路虽然很艰难,但我司合法权益终究得到维护。

  点评:感谢法院的公正判决,7年了,我容易吗?满满的辛酸泪啊,好想找个地儿痛痛快快哭一场!

  2011年12月19日 成都格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江小白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申请号:10325554;2012年3月12日成都格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将涉案商标转让到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陶石泉)名义下。2015年5月18日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将涉案商标转让到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在涉案商标初审公告后,我司提出商标异议以及异议复审程序。

  点评:我的东西被你们转来转去,当我真的很小白啊,商标初审时我就举手反对了。

  2016年5月30日,我司重新收集整理江小白在酒产品上的相关证据,又对涉案商标提出商标无效宣告,商评委于2016年12月27日,商评字(2016)第0000117088号裁定书确认: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申请注册涉案商标江小白恶意明显,江小白商标的注册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之情形。

  点评:无效!无效!!无效!!!抢我的东西,太可恶了,商评委都裁定了,你们是恶意的!

  2018年11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案号:2018京行终2122号)确认: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16)第0000117088号)认定涉案商标江小白的注册已构成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之情形,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我司至今近7年的维权之路很艰难,合法权利虽然终究得到维护,但是我司也丧失很大市场份额,损失比较大。

  我司始建于1908年,是中国小曲白酒香型代表之一,更是中华老字号企业。我司只是一直在维护自己的江小白品牌,从未夸大事实,此前也从未介入媒体进行炒作,至此,我司在此郑重告知相关当事人,请严格遵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禁止在酒商品上将“江小白”作为商标使用。

  点评:江津酒厂稳重大气,不屑于炒作,也不想当网红,我们一惯守法经营,但是也要郑重提醒某些人,你想当网红我没意见,请不要拿我的牌子来耍宝。

  我司也会继续坚定捍卫自身合法权益,针对江小白酒产品上的相同以及近似商标,我司已经向商标局和商评委提出撤销,也已向国家相关主管机关递交北京高院的终审判决。

  点评:你的酒瓶上还有“江小白”三个字,太扎心了,我们的态度很坚决:不许用,绝对不许用。

  请相关单位和个人尊重法律和事实,如再对我司以及相关人员进行诋毁、攻击,我司必会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