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如何看待如今中国的酒文化?

  导读:曹操在《短歌行》中有一句描写对于酒的痴迷,“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中华上下五千年,悠长充满文化底蕴的五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飘散着酒香的酒文化史。古代诗人以酒为乐,更是以酒为排忧解难的药。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中国是饮酒人的乐土,地域不分大江南北、人不分老少,饮酒之风,经千年而不衰,从而形成了一种特色的酒文化。同时,醉翁之意不在酒,它更表示的是一种礼仪谦卑、一种热闹氛围、一种淡薄心境??

  也许这时候有人会说,中国的酒如何是一种文化,到底文化在哪里?到底是酒的文化,还是喝酒的文化?在我们看电影中,对于西方人来说,酒是一种儒雅的社交文化。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酒只是添加剂,喝酒才是文化。在老外那种一见如故甚至一见钟情的时候,似乎喝酒只是一种品味甚至一种社交文化。而中国人不喝酒的时候,一副儒雅甚至含蓄的无话可说,趣味淡淡,谈锋平平,连笑容也是一丝丝的牵强。然而,那感情深一口闷的酒过三巡,那三巡之酒,血脉阵阵推波助澜,严防死守的心扉完全敞开,想说就说,再也不像喝酒之前,要把一句话的语法修辞逻辑都想明白了才姗姗开口。总之,酒宴上,千言万语,无非归结一个字“喝”!

  其实,酒的社交功能并不是老外独有,中国古代的餐饮担负着极为重要的社交功能,所以延宕的时间较长。唐代的宴会一般从上午开始,一直持续到黄昏,算来不下七八个小时。清朝时期,很多公家买单的宴会甚至持续三五天,这些既是社交活动,也是政治活动。贯穿宴饮活动的,除了丝竹歌舞外,就是酒。中国历史早期的劝酒风气源自各种持续时间很长的宴会。一顿饭吃这么长时间,话题必然枯竭,干喝也无趣,于是便发明了各式各样的劝酒技巧。

  敬酒是有社会等级区分的,臣敬君,子敬父,弟敬兄,下级敬上级,晚辈敬长辈等。不管是劝酒还是敬酒,我们都会看到人间百态,有酒量的人:“东风吹,战鼓擂,如今的喝酒谁怕谁!”;而没有酒量的人:“互相推搡,各种理由推脱,整个场面兴趣全无?”;更有豪气的人:“客人喝酒就得醉,不醉不归!”;而一些能喝酒却含蓄的人:“我真不能喝了,我已经醉了,却发现压压根脑袋异常清醒”!总之,大家都喝醉了,神马都是浮云??

  很多人觉得别人豪气喝酒自己一定不能输给别人,于是乎把自己喝趴下了。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以前有位我山东的大学朋友,大学期间考驾照,得益于教练的细致教导顺利通过,为表感谢就请教练喝酒吃饭,大家相比知道山东人比较能喝酒,于是拿起杯子先是一杯白酒下肚,慢慢的喝的有点多,没控制住,本来自己喝半斤是最大限度,结果多喝了一杯,最后酒精中度中毒,还是大家一起抬着去医院,所以,从这件事来说大家一定不能贪杯。

  酒的社会化、社交化必然导致酒的政治化,在古代。喝酒是天子、诸侯、权贵的专利,以酒来维护特权,巩固统治。很多时候,酒局已不是单纯的酒局,而是联系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和利益链。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酒,成就了成王败寇。

  楚汉之争时,西楚霸王项羽于鸿门摆下酒宴,目的在于严惩先入关中的沛公刘邦,刘邦因为势力小不得屈服而去赴宴,可谓是诚惶诚恐。然而,项羽却犹豫不决,不忍立下毒手,终使得刘邦安然脱险。对于这段故事,毛主席也在1949年解放南京时写下了“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千秋佳句。

  北宋赵匡胤“黄袍加身”后,总感政权不稳固,有“尾大”之患。他从五代的更替中总结出一个规律:兵权过多的掌握在武将手中,皇帝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便极易导致政权的解体和叛乱的发生。为防止“黄袍加身”的事件在自己的武将身上重演,他决心收回军权,便借酒演出了历史上有名的“杯酒释兵权”一戏。朱元璋当皇帝后,总担心过去和他一起出生入死,战功卓著的将领们会危及他的皇权,就以设酒宴庆功行赏为名,把所有有名望的将领和功臣都招进京城赴宴,然后将庆功的大楼一把火烧成灰烬??手段之残忍,计谋之阴险,亘古未有!

  《水浒传》中花和尚鲁智深可谓是家喻户晓,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还有黑旋风李逵更是喝酒吃肉徒手干掉老虎一家。还有那个三碗不过岗赤手空拳在景阳冈打死老虎大虫的武松,所以说,就在侠义之士来说就是一种豪气的展现。

  总之,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文人雅士离不开酒,英雄豪杰离不开酒,官员权贵离不开酒。五千年的悠久文化历史,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四大发明、茶叶和蚕丝,还有那源远流长的中国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