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张弼士继承了他的资产

  嗯,就是读了让人感觉到诗人想表达一种对于生活的无奈与绝望的句子,感觉前途一片灰暗,整个人生都处在低谷,心中充满了忧愁与烦闷的样子。古诗亦可,古文亦可。还望不吝赐教。中小学...

  嗯,就是读了让人感觉到诗人想表达一种对于生活的无奈与绝望的句子,感觉前途一片灰暗,整个人生都处在低谷,心中充满了忧愁与烦闷的样子。古诗亦可,古文亦可。还望不吝赐教。中小学课本里面那些句子就不用说了,我应该比你熟。谢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说实话,绝望的情绪谁都有但是作为诗歌都是要升华的,所以说你要找的这种很少,也不好找。比如说:

  从这首《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前半截我们看着都难受,但是后面还是升华了。如果不升华上去就会引发很多争议,比如北岛的《一切》:

  ………………………………………………………………………………………………………………

  北岛的《一切》可以说是一种状态,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知道,或者说知道自我催眠,所以面对生活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情绪,那么看看这首:

  ………………………………………………………………………………………………………………

  这……其实吧,我更希望是文言文,而且我说了,不想要太知名的诗词,因为太俗了……能提供一点更冷僻一些的不?

  我比较关注现代诗,现代诗还能提供一些。文言文的话一点几率都没有,你非要说俗的话你就等着吧。(我最不满意的就是你追问的倒数第二句)

  问题是,我也没有像刘禹锡那样背井离乡几十年,而且,那首诗明明就是表达的奋发图强的意思,与我想要的那种心态不符,现代诗,呃。。。。。。

  中小学语文课本里的那些句子,我都会背,所以,那里面没有适合我的。。。。。。追答你说的这种情况不符合封建社会知识分子的身份,写诗词的人基本都能通过科举找到出路(除了奉旨填词的),有绝望等心态的只有元曲能符合你的要求。

  美丽的诗篇往往是绝望的,且“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声要妙;欢愉之辞难工,而最穷苦之言易好。”下面略举有代表性的几首诗词,不管作者是皇帝,是将相文人还是学者达人,共同点是都在作品中渗透出浓浓的哀伤绝望之情:

  中秋节里,谁能够和我共同度过这孤独寂寥的时光啊?无人回答,我只能拿起酒杯,凄然望着北方。

  苏轼《西江月——黄州中秋》一词写于宋神宗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当时苏轼四十五岁,人到中年,被贬黄州。

  苏东坡的思想经常在儒家、道家、佛家之间浮沉挣扎,他有兼济天下的理想,却常常在文字流露出对人生的无奈感与对时间的荒谬感,有时他又以道家的超然达观思想化解自己的痛苦,有时这种无奈感与荒谬感又如此强烈,让他无法解脱。在中秋这样的喜庆节日,词人苏轼在《西江月——黄州中秋》中表达的就是这种无法解脱的痛苦。

  词一开端,便慨叹世事如梦,虽然苏轼诗词中常常流露出人生如梦的思想,但有时是自我排遣之语,有时是对往古来今的沉思,读来往往让人感受词人的放达,而不会觉得悲切。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这里却以一种历尽沧桑的语气写出,加上几度秋凉之问,风叶鸣廊,忽觉人生短暂,已惊繁霜侵鬓,益觉开头浮生若梦的感叹,并非看破红尘的彻悟,而是对自身遭际有不平之意,从而深感人生如梦境般荒谬与无奈。

  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刚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大劫,本想兼济天下服务苍生,但反遭奸臣诽谤排挤,难免有此人生世事如同一场大梦的感慨。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过片两句,更可见词人的牢骚,酒贱句暗指身遭贬斥,受人冷遇,“月明”句隐喻小人当道,君子遭谗。于是,“千里共婵娟”的美好祝愿,成了“谁与共孤光”的凄凉询问,此时,作者能做的,也只有“把盏凄然北望”而已。苏轼当时政治上受迫害,孤苦寂寥,凄然北望之中,思弟之情,忧国之心,身世之感,交织在一起。

  苏轼晚年饱受政治打击,他多以佛、道思想来超然物外,以消解现实的苦闷,但此词笼罩着一层悲凉的气氛,可见苏轼始终没能摆脱尘世的痛苦。在这热闹的中秋月明之时,唯一可以慰藉自己落寞孤寂情怀的是那真挚的手足深情。苏轼渴望着与兄弟一诉衷肠,无奈远贬黄州的他只能在北望中借明月遥寄相思。天涯同一月,相思两地情,遥望却不能与之相聚,明天却又要面临现实中太多的痛苦与无奈,苏轼因而陷入更为深沉的悲凉之中。

  1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7、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8、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凉北望。

  译文:世间万事恍如一场大梦,人生在世能经历多少个凉爽的秋天?晚上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响彻回廊里,眉头鬓上又多了几根银丝。酒并非好酒,却怕少有人陪,就像月亮一般,被云遮住了月光。

  中秋节里,谁能够和我共同度过这孤独寂寥的时光啊?无人回答,我只能拿起酒杯,凄然望着北方。

  苏轼《西江月——黄州中秋》一词写于宋神宗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当时苏轼四十五岁,人到中年,被贬黄州。

  词一开端,便慨叹世事如梦,虽然苏轼诗词中常常流露出人生如梦的思想,但有时是自我排遣之语,有时是对往古来今的沉思,读来往往让人感受词人的放达,而不会觉得悲切。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这里却以一种历尽沧桑的语气写出,加上几度秋凉之问,风叶鸣廊,忽觉人生短暂,已惊繁霜侵鬓,益觉开头浮生若梦的感叹,并非看破红尘的彻悟,而是对自身遭际有不平之意,从而深感人生如梦境般荒谬与无奈。

  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刚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大劫,本想兼济天下服务苍生,但反遭奸臣诽谤排挤,难免有此人生世事如同一场大梦的感慨。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过片两句,更可见词人的牢骚,酒贱句暗指身遭贬斥,受人冷遇,“月明”句隐喻小人当道,君子遭谗。于是,“千里共婵娟”的美好祝愿,成了“谁与共孤光”的凄凉询问,此时,作者能做的,也只有“把盏凄然北望”而已。苏轼当时政治上受迫害,孤苦寂寥,凄然北望之中,思弟之情,忧国之心,身世之感,交织在一起。

  我们以近四季TTM数据为核算标准,对数据再次加工,时间取参考点为2008年12月31日和2018年9月30日,结果图

  1858年,张弼士家乡遭受严重灾荒,18岁的张弼士只身漂洋过海前往南洋谋生。他做事勤恳认真,聪明过人,深得老板信任。后来,老板又将独生女儿许配给了他。老板病逝后,张弼士继承了他的资产,开始显示他卓越的经营能力。此后30多年里,建立起了自己的企业王国,最高资产达七八千万元,成当时南洋华侨中首屈一指的富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