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精选过于佛系是一种压抑

  一、 人生如酒,微风过处有陈香。酒之于男人,则是水的外形,火的性格,彰显阳刚之气魄;酒之于女人,多了些温柔,添了些快活,尽显娇艳妩媚。很佩服清人郑板桥先生说“难得糊涂”,留一半清醒一半醉,是中庸人生的一种极高的精神境界。二、 人生如酒,微风过处有陈香。一个人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注定要在这个世界上划下一道人生的轨迹。就人的际遇而言,或许有的人一生会春风得意,一帆风顺;或许有的人一生中会大起大落,跌宕起伏;或许有的人少年得志,趾高气扬;或许有的人诚实敬业,大器晚成;或许有的人忙碌一生,一事无成。但无论如何,人应该用自己的奋斗成果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无论结局怎么样,只要自己全身心地努力过,奋斗过,那样的人生就值得尊重。三、 世上没有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每个人都是这个地球上的匆匆过客。无论生命的日子是长是短,只要他珍惜生命的恩赐,用心去面对人生,善待自己,即使是默默无闻地生活,没有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同样会得到人们的理解和尊重。只要自己付出真诚,就如一坛陈酒,默默地在幽深的巷子里散发出淡雅的芬芳。这样的人生就如一幅用淡淡的笔调勾勒出的水墨画,虽然没有丰富的色彩,仔细去品味,同样别有一番韵味:朴实无华,如一坛老酒,醇香绵长。四、 人生如酒,情到深处有苦涩。酒是人类生活的密友,古往今来,临风抒怀离不开酒,饯行送别离不开酒,壮士出征离不开酒,红白喜事离不开酒,寄托情思同样离不开酒。人是感情丰富的高级动物,都会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许多人总要借助酒来渲泻情感。把酒高歌,胸中就会豪情万丈,举杯畅饮,心情就会舒畅爽朗。环亚游戏五、 一代枭雄、三国时期政治家曹操在《短歌行》中,有这样的诗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幽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像曹操这样具有雄才大略的豪杰,面对人生短暂,人生无奈,仍借酒解愁,感叹“人生几何”,何况我们呢?其实人生是杯苦酒,酿满了酸辣苦甜,即使多么刺鼻烧喉也总得喝下去。人生如酒,或风或雨,或淡或浓,或醉或醒,但再苦再涩也得把它饮下去,正如世人所言,人生难得几回醉。

  串沙酒:行业也称之为“串酒”也叫窜沙、串蒸酒,是用坤沙酒最后一次烤酒以后要丢的酒糟加上食用酒精蒸馏而来,酒质差,品质底,市面上十几块一箱的产品基本上都是串沙酒。

  所谓空桑,即树心被朽空的桑树。据古代文献记载,洛阳伊水流域有一个地名叫空桑涧,可能与空桑有关。杜康酿的酒称秫酒,即酿酒的原料以黑秫为主。黑秫是高粱的一种,它野生于洛阳山区,上古先民把它培育成一种重要的农作物。

  最近90后有个很红的词:佛系。一开始是指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的一种生活态度。

  有篇推文里是这样解释的:佛系,顾名思义,代表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一切随缘】为指导精神的生活的总称。

  因佛系而备受社会关注的90后或者一大堆代表90后的推文反复强调“90后被出家了”。

  她不争不抢,看起来淡然得像不食人间烟火。从小时候开始,她的成绩就不上不下,没人会注意到她。从大学毕业一步步考上公务员,日子过得乏善可陈,像齿轮一样重复着预定好的轨迹。

  明明才不到三十的人,日子过得索然无味。她无法形容现在自己的生活怎么样,只能说,就这样吧。

  她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和不知道要做什么,是因为她懂父母的“爱之深”和父母的“不容易”,于是懂事乖巧地埋没了自己的想法,乖乖做个父母眼中的好孩子。

  有一句话叫“哀莫大于心死”,古意理解是,最悲哀的莫过于人的没有思想或失去自由的思想,这比人死了还悲哀。

  

  她父母从小对她有严格要求,要考什么学校,要读什么专业,甚至连工作都安排好了。

  小时候她喜欢画画,跟妈妈说自己喜欢画画之后,她期望着父母能看到自己这方面的兴趣爱好,她期望着爸爸妈妈能给予一些鼓励。妈妈爸爸一致认为画画并没有什么好出路,所以不许她再碰画画的东西,专心学习。父母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控制,她的兴趣爱好为了学习而让步。

  在一次次类似的表达无效和让步中,她明白了:自己的意志是不会被允许的,爸爸妈妈是为我好。我喜欢的事情和我的情绪是不能够被表达被看到的。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表达呢?就这样吧。

  当说到父母和她意志总是不太一样,而她最后让步的时候,她眼睛总是湿湿的。一直在说“没办法呀,他们也是很不容易的。我没啥感觉,这样也挺好的。”

  她用“这样也挺好的”、“就这样吧”、“父母是为我好的”这些理由来把一些不舒服的感受合理化。就像伊索寓言里那只狐狸,饿得手脚无力之时只找到一只柠檬,它说柠檬是甜的。

  连最亲近的人最初的客体——父母都不能满足自己,那我还能被谁满足呢?还会有谁看到我吗?我的要求肯定都是不被满足的,我的情绪都是不好的,我不能有自己的意志才能对得起父母。

  从而指导自己的行为——按照父母的意志安排自己的人生,父母定下的目标成了自己的目标。

  委屈是觉得我都已经按部就班了,可是好像还是一直没达到自己觉得真正开心的状态。

  愤怒是我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啊。这愤怒与其说是对父母的,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

  过于“佛系”状态可能只是你尝试合理化一些事情或者隔离自己的情绪感受的防御。

  真正的顺其自然是我能觉察自己,知道自己有什么感受,先处理情绪感受再去做事,事情的好坏结果都能承受。

  试着卸下防御,去感受自己的情绪,去感受自己的感觉,去看见内心里那个被控制无法长大的小孩。

  作者:陈漫初,愿陪伴你一起走在成长路上的心理咨询师。个人公号:陈漫初(manchupsy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