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镜头之外这些

  媒体眼中最反感三类艺人:第一种就是事儿多难搞还很作,一言不合就怼人;第二种就是接受采访爱臭脸,一脸敷衍不认真;第三种就是团队酷爱删提纲,这不让问那不让问,只能聊作品。以下,我们列出了这三大类中的代表人物,基于大家都懂的原因,我们以字母代替了他们的真实姓名,大家自行联想,了解艺人在镜头之外的另一面。

  2017年的年尾,有一档综艺节目火得透透的——《演员的诞生》,几乎每周播出时都有无穷无尽的话题,与其说是这档节目制作精良,捧出一众演员,让大众开始空前关注演员的演技,倒不如说是节目本身的PK设置折射出了娱乐圈里不足为外人道的种种潜规则,击中了相关各方的痛点,在“滚雪球效应”的驱动下,几乎每周都在贡献无穷无尽的话题。

  不可否认的是,比起演技,八卦永远是最能挑动大众神经的high点。身为与明星及明星团队天天打交道的媒体从业者,我们接触过正能量的好演员,但也碰到过不少“戏精”。

  在媒体眼中,艺人的哪些行为,会被冠以“戏精”呢?我们从媒体同行的亲身经历了解到,他们最有恶感的三类行为,第一种就是艺人事儿多难搞还很作,一言不合就怼人;第二种就是接受采访爱臭脸,一脸敷衍不认真;第三种就是团队酷爱删提纲,这不让问那不让问,只能聊作品。

  以下,我们列出了这三大类中的代表人物。这些没有诉诸笔端的故事,皆来自媒体从业者们的亲身经历,基于大家都懂的原因,我们以字母代替了他们的真实姓名,大家自行联想,了解艺人在镜头之外的另一面。

  艺人的脾性各不相同,采访的状态会呈现出不同的效果——有人天然就表现出来比较真诚,也有人通篇套话,爱打太极。不管有点没点,大家在约定的时间里,最大限度上完成各自的工作任务就好。无非是出来的效果,真诚的人容易赢得好感,而套话大多泯然众人。

  媒体会对艺人产生恶感的原因,通常不是你回答问题有没有足够的信息量,而是你随意敷衍脾气大,一言不合就怼人。更有甚者,臭起脸来没来由,脾气上来就走人,千哄万哄说不动,捉摸不透难搞懂。

  用时下的流行语来概括,他们分别是“道系”、“佛系”和“法系”的最佳代言人。

  ——精准诠释了“道系”内核,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用“关你X事”的态度解决的

  以糙爷们自居的A,不仅荧幕上实力演绎硬汉的100种打开方式,私下也很“硬”,说话不客气,谈到围绕作品的争议时,黑脸呛声没商量,容不得质疑。问得委婉一点,他大度地说,有事你直说。听到刺耳点的词汇,比如“炒作”,就开始挑衅了,全方位展示了强势的大男子主义表达方式。

  值得肯定的是,很多媒体都有个感受,A并不是红前红后两张脸,票房好就脾气大了膨胀了,而是一直以来都比较直,即使面对媒体,也没太注重礼节。比如做直播的时候,A还好好的,答完之后都不顾忌还有媒体在场,就直接扔了手机,爆粗口骂人工作人员,“你XX以后不要给我搞事”。

  “再说了,我营销怎么了,自己地里种了瓜还不能卖,你们都别来,我不卖,我不吆喝,我有病吧。”

  “拍戏我还得继续拍,我还得继续过我的生活,你说我贱,我就贱了吗?那我贱死你!行了吧,我还是得活着呀。”

  现在明星们都变得越来越聪明了,说起话来八面玲珑,暗流在话术底下涌动,留给大众自行联想,对号入座。像A这样的耿直人格,简直成了稀缺品,表现好了是萌点,一旦被放大了落人口实也会反噬为黑点,尤其是你现在身处贵圈的位置已经与往昔有了区别,总是拿捏不好分寸的口无遮拦,难免“授人以柄”,像“圆明园是我烧的”这种没头没尾的气话还是少说为妙。

  在事业如日中天之际,B突然起了家庭风波,挨了舆论的一记猛锤,此后消失了挺长一段时间。她在被负面实锤砸中之前,风评就不怎么好,口头禅之一就是“讨厌”,频有同行吐槽她难搞脾气差,事儿多还很作。

  有次,B在电影宣传期接受采访,面对很平常的提问,却突发刁难,莫名其妙跟媒体抬杠,笑着对镜头开启嘲讽技能:“你怎么会问出这么讨厌的问题?”不知从何时起,她的心灵脆弱到这个地步了,连随意敷衍都省了,要如此直抒胸臆。

  受导演之邀去看人家首映礼,在映后被主持人问到对电影的感受,这大约是每次明星场映后的例行提问,在她之前已经有好几位明星已经谈过了,有些不想直接点评的,比如该导演的家属就直接感谢了一下现场观众和工作人员,也就得体地撑过了这个感言时段。但B接过话筒就突然态度严肃地嚷嚷,“为什么要问我???我最讨厌这个环节了!!!”现场整个尬住了,在台上的导演为了缓和氛围,直接就说不要为难明星说感言了,问问观众感受吧,其他来了现场的明星也就因此被省略了发言。

  答:你怎么会问出这么讨厌的问题。这个千万不要剪掉。所以这个提纲是网友出的,是吗?

  在贵圈能长袖善舞多年的艺人,大约有一个共同特质,情商高。 会说话,也是艺人们业务能力的一部分,至少不要在无形之中就得罪人,断了发展的可能性吧。

  在偶像剧吃遍小年轻的时代,C演遍了各种“傻白甜”。90后、00后崛起之后,她依然可以搭着比她小一轮的小鲜肉,演脑残剧。被嘲一把年纪还在演偶像剧,C很委屈地辩解,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脑残剧情演到让观众幸福的。

  新剧要播,媒体跟C的团队约好要做深度采访。当天记者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之后,C在房间里穿着睡袍玩手机,旁边的造型团队,一个在给她弄头发,一个在给她化妆。

  看到记者进来,她眼也没抬就说开始采访吧,此时在距离她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她的工作人员正在看电视,并且在听到说要采访的时候,也完全没有要关电视或者调小电视音量的意思,一屋子人该干嘛还干嘛。

  采访过程中,她从第一个问题就开始抬杠,问了几个她的过往经历,想引申出这些年来她身上变化的痕迹,这位小主跟火药一样直接炸了:“当然变化大了,都过去20年了,我要是没变化,我不是白活了吗?我们为什么要聊这些奇怪的问题?

  记者就说,我们之前沟通好了要做人物栏目,不可能只聊作品,还是需要了解个性,这些年的经历。这位小主还是不乐意,就算是做人物,不也是因为有片子吗,你们不是为了片子的宣传吗?然后她就不说话,不理人了。这个采访最终不欢而散。

  答:当然变化大了,都过去20年了,我要是没变化,我不是白活了吗?我们为什么要聊这些奇怪的问题?

  如果艺人本人情绪不稳定爱黑脸,但凡对自己的事业还有进取心的话,就请找一个帮你兜住脸面的专业经纪团队,告诉你什么时间,该以什么情绪,做什么事。一味迁就你哄着你的团队,出问题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抓瞎了。

  3年前,在很多同行口中,D情商高、没架子、自带新闻点,很让人有好感的。这几年,D越来越红,身上的话题有增无减,但她对待媒体的态度变了很多。

  她也不是不配合,几乎从来没有出过现场撂挑子走人这种明显会落人口实的耍大牌行为。她看起来很好说话,问什么答什么,但态度从以往看起来的真诚,变成了“这也行”、“那也行”、“爱谁谁”的佛系风格,面对所有加诸在身的争议,轻描淡写自黑带过,不较真不矫情不走心,更不发脾气。

  于是采访D,渐渐成了很多记者职业生涯里难忘的尬聊现场。你很难在她嘴里听到内心真实的想法,能用“是”或者“否”结束的问题,不多说一句。她是不开心了吗?只是稀松平常的宣传期寒暄惯用问题罢了,她给出的答案敷衍到不可思议,媒体就只能继续尬聊下去,常常问完了却发现约好的采访时间都撑不满。

  这几年,她显然发现了一条用自黑自嘲就能维持热度,澄清黑点的快捷通道,就不再如以往,字字句句去阐述自我了。难得看D黑一次脸,是她被问到了别人的负面。一起录节目的男艺人因与网红前女友撕X而深陷丑闻,她被问到该男艺人近况时,直接黑脸,一句话不说,撇清干系。

  答:没注意,爱看不看。大家对你的成见已经太深了,可能我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也是一种激励。

  一位同行曾经给我讲了一个采访成龙的故事,大哥很坦诚地说他不爱做访问,尤其一到电影宣传期,经常一天安排六七十个采访,短的5分钟,长的20分钟、30分钟,说到后来,成龙的回答方式越来越简单,已经没有力气展开去谈感受说故事了。

  后来有一天,成龙偶然看到采访过他的媒体说:“我们演员成龙好像都不怎么喜欢我这个节目,问他你喜欢这个角色吗?喜欢。”成龙就醒悟了,他跟自己讲:“做任何一个访问,都是第一个访问。辛不辛苦?很辛苦,但是千万不要做后悔的事情。”

  在对待采访态度消极这件事上,E吃过很大的亏,一度被全网嘲,做什么都被骂。但公众很健忘的,现在搜索引擎里输入E的名字,关联的都是“圈粉”之类的好词。原本的“狂妄”,舆论风向变了,就被解读为“蠢萌”。然而,他耍大牌的毛病并没有完全改掉,旧事还在重新上演。

  

  一次电影宣传期,他答应要做一个带游戏环节的节目。当天来的时候,E还好好的坐那发微信,突然他的脸色越来越黑。节目录了十分钟,E就说状态不好,录不下去了,中间环节也不做了,他直接掉头走了。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主办方和他团队都开始哄,但小伙子情绪完全调整不过来,直到这个事惊动了一位对他很重要的人。不知道这位重要人士给他打电话说了什么,过了大约半小时,他返场了。

  不过,录节目的过程中,E还是一张臭脸,主持人想尽办法捧了又捧,他才稍微开了口,并解释他刚才的表现是他经历了人生中最重创最低谷的事情。但节目中的游戏环节,他还是没做,团队居中斡旋说之后会补,但之后也没有按照要求补上,害得节目差点开天窗。

  具体当天发生了什么,最后主办方也懵,只是当天有个热搜,E机场晕倒送医院。

  能理解现在艺人是稀缺资源,但艺人既然答应要录节目,就要有基本的契约精神,尊重媒体的专业,也尊重自身的职业。心情不好就要所有人围着你转,哄着你做原本就应该完成的工作,都多大了,这是小孩子才有的表现。

  这位有谜之自信的大叔F,早年以皇阿玛角色被观众熟悉,后来又被翻出“40秒强吻”经典揩油片段而收获无数口水。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一如既往的“油腻”,经常不知所云,他会告诉记者:“我说的话你不用修改直接发了,不要添加自己的东西。”

  谈到他同行的业务问题,F自以为幽默回复:“他们都嫉妒我,比他们年轻比他们帅。

  对于文身的偏见,也让人大开眼界,“我自己没有文身,文身是流氓干的事,就是那日本的山口组,我们现在就是因为政府没有对这个事有正确的引导,所以青少年误认为文身是一种文化。”

  G在出演电视剧《上海公寓里的四朵花》系列之前,在贵圈载浮载沉多年,第一部宣传期的时候面对媒体态度特好,走红之后就变了。到了第二部宣传期,迟到也没有歉意,问什么都往回怼,不好好回答问题,分分钟就尬住。

  凭借玛丽苏网剧迅速走红的H,却走起了神秘路线,拒绝了媒体采访,尤其是那种聊前世今生的深度采访,这其中还包括捧红他的平台,团队说他的档期都排到明年6月啦。但一线大刊的大片拍摄,还是能抽出时间的。恐怕只有时尚杂志才能与H相称了,但作品热度过去,流量会跟着你多久呢?你糊掉的前辈鲜肉们,是个很好的借鉴了。

  他在大型勾心斗角宫斗剧里演了一回皇上。有次带着父母去录旅行真人秀,现场导演上去跟他沟通这里要怎么表现,说完导演就转身走了,哪知道这位老戏骨直接骂了一句“草泥马”,导演还是回看监视器的时候才看到。后来这位皇帝的段落,都被剪掉了。

  他曾经也是万千粉丝心中的男神,突然就过气了,上一部让人有印象的作品还是两年前跟美艳大花旦的《鬼混青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总把握不太好开玩笑的度,那些调笑听起来既油腻又逾矩,情商堪忧。

  比如问他喜欢的类型,他回答:“像你这样的。”最想挑战的角色?“你老公。”你MV里有些露骨的画面,“下次有激情的片段,找你。”跟陌生女性开颜色笑话就已经挺随便了,何况还是对媒体。

  K的起点挺高的,出道作就是第五代导演执导的爱情片,与某新晋影后搭档,他因在其中的清纯形象红了。奇怪的是,演技也还不错的他,这些年却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作品。有一次他电视剧宣传期,不少媒体感受到了什么叫越不红的事儿越多,得罪人而不自知。

  他的团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对媒体吆五喝六,非常凶。更奇葩的是,约好的采访,不知道团队和剧方怎么对接的,快开始了,媒体也到了,K的团队大声呼喝记者:“你哪家的,我们没有这个采访。”K本人在现场都尬住了,被团队直接带走。

  以上这些可能都有来自外界的特殊原因吧。中间候场的时候,媒体在等K换衣服,却听到他在内间凶助理,骂的声音超级大:“你会不会挑衣服?这件衣服显得头这么大!”

  开始采访了,媒体是因为他主演的电视剧约的采访,通常都会聊一下戏的内容,但K既不让多问对手戏的女主角,也不愿谈里面的男主角,感情线相关的问题都砍了,剧情线相关的问题他经常失忆了,忘记当时的情况,转头就问团队。采访结束,K的团队还嘱咐媒体,把说错的地方都删了,别写进去。

  在媒体的经验里,事儿最多、要求最多的团队,基本上都是当红流量咖。比如,突然走起时尚人设还大获好评的美少年,他的团队有次找了FBB御用摄影拍图,业内都知道这位摄影师拍的图会修图,但不太会动艺人的脸,拍完之后也给团队审过图了,当时相安无事。

  后来,团队突然来找要刊登的媒体,说美少年下巴上有个窝,有粉丝说这个窝有点问题,要PS掉。当时这图都还没对外发布,也不知道粉丝哪里来的通天本事不仅看到了图,提出的要求还强势到团队要费这么大周折去满足。

  当时已经临近截版了,摄影师是不同意改的,而涉及到版权问题,媒体也不会去动摄影师的图,团队就说他们P,责任他们担。等了两个小时,团队发来了他们P完的图,美编傻眼了,原来美少年团队的PS是用美图秀秀完成的,这根本用不了啊,又折腾了两个小时,才算完。

  这又是一位美少年的故事。小小年纪就与名导合作,自带流量,粉丝像亲妈一样爱护他,但小美碍于年龄和阅历,很多时候接受采访都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去回答媒体的提问,他团队对此的解决方式,就是提供一套标准答案。

  采访他的时候,要是做做功课,就会发现,小美在回答时,经常像在背书。一旦提问超出了他准备的范畴,他就会不知该如何应对。有一次,小美去国外时装周,他团队代媒体提问,做了一个采访。传回来的视频里,有一个问题小美直接反问工作人员,这个问题我应该怎么回答,团队的人就告诉他如何说,他就照着答了一遍。

  比采访更大的困难在于,他团队给媒体设置的采访禁区实在辐射面太广了。他生日的时候接受采访,团队对采访提纲的修改意见是:“不能问生日愿望、不能问未来规划、不能提学习状况。”在成稿里,提到补妆、说话带着重庆口音,也被禁止了。

  当你的演技还处在学生阶段,本身对表演的思考也不见得有多深刻,团队却硬要媒体只聊作品,不涉生活,那内容到底会无聊到什么程度?没有新鲜的信息含量的采访意义何在呢?。

  这还是一位美少年的故事。他长着一张漫画里走出来的脸,从唱歌组合里一路走红。但红了之后,对昔日组合有颇多避忌。

  在一次电影宣传期,因为他在片子里戴了一副拳套,巧的是拳套上面写的是他昔日组合的名字,记者在采访的时候提了一嘴他的昔日组合,就被他的团队赶出去了。另一家媒体要进去采访,带了只录音笔,团队就很紧张问这是什么,即使知道是录音笔,也不让记者带进去。

  除了不能提过往,他的团队甚至要求媒体一定要按照采访提纲的顺序提问,有媒体只是调换了问题的顺序,也没问什么敏感话题,就被团队大声呵斥叫停:“为什么不按照提纲和提纲顺序来?”难道在他团队眼里,媒体就是念稿的机器人?还不能有点自由意志了?

  不过,他在跟喜剧大师导演一起接受采访的时候,团队完全不事儿了,也没诸多要求,倒是非常省心。一物降一物。

  嗯……这依然还是一位美少年,不过他的时运不太济,总憋着口气要红了,要红了,一直都没有大爆,但也慢慢混得有声有响了,甚至还不怕脱粉,公开了恋情,时不时发发糖,秀秀恩爱。

  故事是这样的。媒体有时候逢年过节,或者有节目要开的时候,会在采访的时候顺便让艺人录一下ID,录与不录都可以理解,不会强求。这位少年的团队,被问到是否可以录ID时,直接明码开价说:“200块一条。”也是很棒棒了。

  最后奉上一个小小小鲜肉的故事。这位小小小鲜肉,虽然才一丢丢大,却是个暖心小萌娃,可爱得引万千阿姨粉为之折腰,连带着他爸妈也成了流量,身价三级跳。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爸妈的团队素质非常低下,动不动就对合作方骂脏话,有问题完全不知何为理性沟通,伺候艺人的时候点头哈腰,转过身就颐指气使,丝毫不客气。